分你一寸光阴

最后的最后.我们家第四个家人在来到我们家第十四年的时候死掉了。。。

给自己找不痛快 真sb

一个小小的整理

鸣城:

【校园向】


恋爱秒针 by 恋爱火箭


神仙打架 by K氏太郎


校草和校霸 by 不许偷范丞丞的菜


苦茶,甜茶 by 时栖


妈妈说早恋不好 by 瞎几把磕


有话直说 by AGUST D


天真有邪 by 喪


论暗恋的双重打开方式 by 幾野


嘿!知道高中部的范丞丞么(上) by 爱钱女士


嘿!知道高中部的范丞丞么(下) by 爱钱女士


Never Lonely  by Y.Killa


喝完这瓶橘子汽水就在一起吧  by 嘉遇


妹妹 by 1丞不染


 


非典型校园


小学鸡爱情 by 爱钱女士


一号嘉宾范大爷 by 爱钱女士


你们医生都是性冷淡吗 by 林野


能把这封情书交给你哥范丞丞吗 by 不许偷范丞丞的菜


等你 by 幾野


 


【竹马向】


压寨男友 by K氏太郎


爱恨不识 by 恋爱火箭


离家出走 by 孙水行


Fall In Love by Y.Killa


第一百零一遍我喜欢你 by 珏404






【明星向】


我是怎么把偶像泡到手的 by 六月森林事件


艳遇 by 孙水行


喂狗 by 孙水行


我爱豆喜欢你爱豆不代表我喜欢你 by 爱钱女士


站长和爱豆之间(上) by 久也


站长和爱豆之间(下) by 久也


 


 


【金主向】


包养 by 不许偷范丞丞的菜


移情别恋 by likea


非典型包养 by 花时花开


来日可期 by 软乎乎


 


【电竞向】


橙子味还是草莓味 by 嫖尽长安花


大神带我吃鸡(上) by 珏404


大神带我吃鸡(下) by 珏404


 


 


【甜品屋】


草莓千层蛋糕 by 泡菜鸡肉卷


奥尔良鸡腿堡&多糖珍珠奶茶 by 水煮肉片


让我闻闻你是什么香 by 捕光纪


小精灵 by 瞎几把磕


田园爱情故事 by 八宝果糖橘子味


直男日思夜想自己的男性朋友正常吗 急!!在线等!! by不许偷范丞丞的菜


求婚大作战 by 不许偷范丞丞的菜



谁tm除了谁还不得过是怎么的

我这个年纪 要喜欢一个人好难

一次两次依靠不住的人,下一次就再不会想到依靠他了


马住

飞墨寒:

#分享一组自制魔道祖师头像。#
#媳妇说网上保存的情头这么多人用太俗#
#于是自己做√#
#忘羡,追凌,三尊,江澄#
#身为一名lof主就是要多才多艺#
#灵魂画手,根本不怂#

原来你的提莫不姓苏

W_柯柯安:

也许他只是天生桃花眼   看谁都深情无限 ​
原来你的提莫不姓苏
hhh这是本舅夜女孩今天第一次扎心😂
好了我不虐
明天给大家开婚车
那么在我这里,我让舅夜结婚好不好?

吃藕观察日记

一块糕:

三禁。ooc。




1.


我叫吃藕,一只骄傲而高贵的中华田园猫。 


有着玳瑁的毛色,方便我隐匿于树枝和草丛之间,时不时gank一下路过的铲屎瓜皮们。





2.


帮我铲屎的瓜皮们是一个战队的,叫什么“提姆大不留意”?


听上去好像挺高大上,不过说白了就是一堆人凑在一起搞事情嘛。


但连鸟都不会抓,有啥用嘛。


我院子里的小弟们,都够我凑好几个战队的。


各个可上屋顶抓鸟,可下水边拍鱼,贼猛。


我也学瓜皮们起了一个洋气ID:


WE.Eatlotusroot


位置Jungle。


至于为啥是WE,


铲屎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3.


刚开始我是住在屋子里的,没事吃吃粮,玩玩熊,每天美滋滋。


直到后来,出现了一只和我物种完全不同的生物。


老娘讨厌狗,尤其是这只叫扎克的笨狗。


每天就知道哼哧哼哧的追在我身后,时不时凑上来呼哧呼哧的喷我一脸口水。


我被他追着每天从楼上跑到楼下,又从楼下跑到院内。


“扎克!你又追吃藕!”


那个剪着锅盖头的小不点冲笨狗喊到,一手把笨狗拎回屋子关起来。


就算还有人替我撑腰,老娘也不准备回去了。


外面天大地大,老娘要去组自己的战队了。


Team MEwo





4.


话说回来,这几个瓜皮里,我最喜欢的就是那个锅盖头小不点。


他会在打游戏的间隙把我抱起来,放在腿上,揉我的耳朵尖。


呼噜呼噜呼噜噜……


小不点身上的奶味真的好闻。


我眯着眼睛,下巴搭在他肚子上,贪婪又舒适的吸着小不点的味道。


“酸伟,在干嘛?”


突然一个拥有熔岩巨兽步伐的小黄毛啪唧啪唧走了过来。


话音刚落,他就一把抓住我对后颈,把我从小不点对腿上拎了起来,毫不留情的仍在了地上。


???


麻麻皮?                                          


猫不要面子的啊?


小黄毛毫不在意对拉过旁边的椅子坐下,开始在小不点耳边絮絮叨叨的说着猫都听不懂的语言。


絮絮叨叨的小黄毛真讨厌,但絮絮叨叨的小不点是真的可爱呐。


生命不息,双标不止。 







5.


小不点似乎并不讨厌小黄毛絮絮叨叨,


虽然嘴上不停的“sbad”“你有病吧”……


但还是会把小饼干递给旁边笑的一脸傻白甜的小黄毛。


“sbad你身上什么味道啊?”


“喜欢?”


“喜欢尼玛,奇怪,懂?”


我认真嗅了嗅,小黄毛身上的是一股雨后花园的味道,


有湿漉漉的草木气息,清爽缱绻。


小黄毛在口袋掏出一个蓝绿色的瓶子开心的塞进小不点的手里。


“香水!韩国买!好闻!”


说完自己又不知从哪摸出来一瓶一样的,拔开盖子往小不点身上喷了两下。


“两瓶,一样的!喜欢!”小黄毛一把搂住小不点的脖子,黄到反光的脑袋凑到小不点脖子间猛吸了两口。


“哇靠你有病吧陈圣俊!”


一秒爆炸的小不点对着小黄毛就是一顿猛捶。


“娘不娘啊,傻逼。”


“Why!Why娘!”


受到暴击的小黄毛委委屈屈,拽着小不点的手腕磕磕巴巴的撒娇。


揍得好,虽然这个香味我不讨厌,


但我还是更喜欢小不点身上奶不兮兮的味道。


这下,全被盖住了,小黄毛果然傻。 





6.


“吃藕!”


听到远处的呼唤,我眯眼望去,发现老父亲来了。


老父亲,是唯二记得出来喂我罐头的人。


为了显示我离家出走的决心,我赶忙蹿到了树上,


有什么事,说吧,朕在树上听。


他见我居高临下看他也不恼,眼睛笑成一条线,冲我挥挥手,


“罐头放好了,记得下来吃。”


“要是下雨,记得回基地。”


“昨天的鱼不要吃了,晚上再给你煮。”


絮絮叨叨的韩国口音中文18连,仿若看到了他“单臂肩抗橘子树”的伟岸背影。


我“咪”了一声以示回应,他开心的推推眼镜,又继续跟我絮叨各种嘱咐。


真是令人安心啊。


唯一令人不满的一点就是,


他每次给我喂食的时候,都会顺便牵着扎克出来遛弯。


MD,蠢狗。


什么时候走啊,老娘想从树上下去啊。 





7.


另一个会记得喂我的人也带着眼镜。


果然眼镜才是好人的标志吗?


“腿哥,又喂吃藕呢?”叼着烟吊儿郎当的瓜皮凑了过来,伸手就要摸我的脑袋。


我倒腾着小碎步快速躲到了腿哥的腿边。


腿哥的腿,可靠的腿。


“卧槽,还躲我?”


不躲你躲谁?一身烟味还让蠢狗追我!


还没来得及继续逃跑,我就被从腿哥身后强行拎了出来。


不当人啊!欺负猫啦!


简直比扎克这个狗还狗啊!


你这个二狗子!


我哀怨的用眼神谴责着一脸无辜的腿哥,二狗子摸着我的头顶发问,


“腿哥你看见我的打火机了吗?我记得我就放桌子上了啊。”


“没有,你去找Ben借一下吧?“腿哥温柔的建议。


活该,遭报应了吧二狗子!


“好吧……“


二狗恋恋不舍的把我放回地面,又趁机多挠了我两下下巴,转身借火去了。


我当即蹲下梳理起被撸乱对毛,心里又问候了扎克和二狗子好几遍。


咦?等等……


腿哥,你藏在身后的打火机,我怎么好像在二狗子桌上看见过……





8.


好奇心是每个猫的天性,能不能害死我,我不知道。


但我确实因为好奇心受到了猫生少有的惊吓。


我为了搞明腿哥藏打火机的前因后果,


我跟着二狗子来到了他们抽烟专用的小角落,


一个人早已站在那恰半天了。


“Ben,快借我火。”


二狗猴急的蹭了上去,憋了半天的烟枪要忍不住了。


抽烟小分队的Ben ,我们更喜欢喊他“甜甜”转过身来,上下打量了一下二狗子。


“刚刚没油了,来对。”


说罢把刚准备掐熄的烟又咬回到了嘴里。


二狗子犹豫了几秒,豁出去般凑上前,垂着眼帘也不敢看对方,径直叼着烟对上了去。


“舒坦!” 二狗子长叹一声,仿佛吸到了生命之源。


还没吸几口,烟就被劈手夺下。


“?“


接下来我的反应和二狗子是一样的。


脑子只有疑问和震惊,其他物质都被挤到了外太空。


甜甜亲了二狗子的嘴巴?!!


还是那种带响的?!!


“吧唧”那种!!!


见他没有反应,吸了口抢过来的烟,耸耸肩走开了!!!


只留下一句轻飘飘的:“呵,向二狗。”


这什么意思?


这什么操作?


向二狗蒙蔽了的摸了摸自己的嘴巴,


我懵逼的舔了舔自己的菊花,


姗姗来迟准备加入吸烟活动无意目睹了全程的小黄毛懵逼看着懵逼的我俩。





9.


“喂,向二狗。”


一声询问,彻底打破了向二狗的懵逼状态,他仿佛一个过热的兰博,从耳朵尖到脖子全红了。


“骚b,你什么时候来的……?”


“放心,全看见了,我。”


“……”


“不追上去吗?”小黄毛给自己点了一根烟。


“……”


“不要装逼。装逼,都得死。”


“……”


“珍惜当下,好好做人。”


“我草了,你哪来这么多词?”向二狗恼羞成怒。


小黄毛深沉而忧郁:“你直播间的弹幕。“


“……”向二狗已被击杀,转身向屋内走去。


小黄毛自己抽完了三整棵烟,在风中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吹了半天,又掏出口袋里的香水,认真喷在身上,才缓步往训练室走。


训练室里只有小不点在打rank,小黄毛仔抬手嗅了一下自己,才疾跑到小不点身边,


“兮夜,出去吃饭!”


“不吃,滚。”


“吃饭!兮夜最好了!出去吃!”


“闭嘴,xiba。”


小黄毛低下头在小不点脸上亲了一口,果不其然换来一顿爆锤。


“尼玛有病吧你,sileigi sb我是你爹!”


 


那句话叫什么来着?


红豆几枝至花期,饱汉不知饿汉饥。


二狗还在懵逼中,舅子怕是要GG。


呵,男人。





10.


在向二狗进入了人生的rank低谷期。


连续几天撞车自家辅助,还都是对面,


每次都会被追着捶半个峡谷,各种花式被击杀。


九连败的他决定要改变现状,找人认真聊聊,完成自我拯救。


“小伟!开门!“


等等大兄弟,你是不是找错人了。


在小不点屋里晒太阳的我,表示受到了惊吓。


“向二狗你干嘛?“小不点一脸不耐烦的打开自己卧室的门。


向二狗挤进屋里,做贼一样环伺走廊,确定没人之后认真关上了屋门。


“小伟,你说一个人亲你是什么意思?“


“噗——“刚端起水杯的小不点一口水没咽下喷了出来。


“……你脑子有问题啊向二狗?”


“……我没问题啊!亲人的才有问题吧?!”


“……是哦?”


“但我其实还挺开心的……”向二狗略带回味。


“确实不讨厌就是了……“小不点附和点头。


“但亲完干嘛还揍人?这简直不当人啊!“向二狗慷慨激昂。


“没事,我揍回去了,粗森啊!“小不点义愤填膺。


“等等,你……?”两个人双双开口。


……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还好有小不点电脑里的音乐播放器还在兢兢业业的工作:


“我想我们都一样……你知道我们感受都相同……”


 


我伸了个懒腰,


向二狗已经离开了,


小不点播放器随机到的歌单还放着,我走过去瞄了一眼,


嚯,贼六。





11.


“腿哥,我的烟,你看到了吗?”


甜甜一边迷茫的翻着自己桌子上的东西,一边求助于路过的腿哥。


“没有,我看condi在外面抽着呢,你去找他借一根吧?“腿哥温柔的建议。


这句话,为何这么耳熟?


甜甜叹了口气居然真的出去了?


腿哥你刚偷偷塞给老父亲的盒子是什么?


老父亲你为何要一脸“计划通”的冲腿哥比拇指?


这一切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我收回前言,戴眼镜的都好可怕啊……


以后罐头还吃不吃,挺急的,在线等。





12.


“喂,向二狗。有烟吗?”


甜甜拍拍二狗子的背,面无表情。


向二狗僵硬的转过身来,盯着甜甜。


“?”


这次OB的我,已然有了心理准备。


不就是“吧唧”嘛,见多了也就淡定了。


不过这次是二狗主动去“吧唧”的甜甜。


“你,可不许反悔啊。“向二狗外强中干的装出一副霸总语气。


“……哦,烟呢?“甜甜歪过头去抿着嘴问。


向二狗手忙脚乱对的把自己吸到一半的递到了甜甜嘴边,


又突然发现似乎不太对,立刻要点一支新的给他。


甜甜却毫不在意的咬住烟蒂,深深吸了一口。


后面两个人都没说话,一直在傻笑,


如果目光不小心相撞,就会又“吧唧”一下。


啧,俩傻子,没救了。 





13.


小黄毛有事回韩国了,要一周才回来。


小不点就老是喜欢有事没事攥着那个没开封的香水瓶发呆。


“xiba,sb陈圣俊!”


小不点把香水瓶砸向床上,自己也向后倒在了枕头上。


我好奇的跳到床上,用爪子扒拉了几下小瓶子。


“吃藕,你干嘛!”小不点把瓶子抓了回去,送了我一个奶凶奶凶的白眼。


我委屈,你又不喷,我看看还不行了?


小不点仿佛听到了我的os,把香水打开,凑近瓶口闻了闻。


“嘁。”他犹豫了一下,轻轻按着压头往枕头上喷了一下。


喷完又突然后悔,打开窗户拼命挥着枕头,想让香味快些散去。


但那股湿漉漉的草木气息,却静静的蔓延了开来。


淡淡香味不易察觉,但却铺天盖地四散弥漫。


小不点认命一般,把脑袋埋在枕头里,深深吸了一口。


 


咚咚咚——


原本预计一个星期才会再出现的人提前回来了,


“酸伟!”小黄毛欢快的敲着小不点的房门。


小不点犹豫了一下,还是跑去开了门。


“干嘛?!怎么提前回来?!”


“想你了!”


“卧槽,你干嘛这么恶心!”


“饿了!出去吃饭!”


“吃什么?”


“炸鸡!炸鸡!”


“现在?”


“Kajia!”
“Odiga。”


小黄毛假装没有闻到小不点身上的味道,但他偷偷弯起了嘴角。


小不点假装对小黄毛的提前回来并不在意,但他的耳根现在还是红的。


 


窗外阳光正好,


连空气中细小的灰尘都被晒成了金色。


我赖在小不点的床上,目送两人离开,


思索着以后还能闻到小不点奶香的可能性。





14.


小不点临走没有关门,


我躺着床上昏昏欲睡,


突然一阵地动山摇,


傻狗跑了进来。我立刻弹起来进入备战模式,


他欢脱的在小不点的房间撒了一圈野,心满意足的摇着尾巴走了。


刚刚开封的香水被他一爪子拍到了地上,


碎了一地。


我被满屋的香味熏的晕晕乎乎,下意识庆幸:


小黄毛和小不点他们以后似乎也不需要两瓶一样的香水了。


摔就摔了,无伤大雅。


 


哦不对,


小不点走的时候,


只有我一个人在屋里,


现在这个犯罪现场,


我要怎么解释??????!!!


草泥马啊,sb扎克。





-完-